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半兽人的故事
半兽人的故事

半兽人的故事


  当萨尔的身影出现在敦霍尔德高大城墙上头的时候,吉安娜发现他的肩膀上多出了很大的一部分体积,而且这多出的一部分明显的影响了萨尔的行动速度。她立即意识到萨尔这回带出了另外一个兽人——也就是她的第一个“拯救”对象。吉安娜不打算让那个兽人——包括之后的所有兽人——看见自己的面容,毕竟,无论是作为一个女人角度还是从整个人类的立场,即将发生的事都是让人羞于启齿的。于是,当萨尔扛着这个兽人来到地面的同时,吉安娜已经做好了自己的准备:她背对着两人,向前俯下身子两手撑着树干,用斗篷盖住了自己的上半身,只露出浑圆翘挺的臀部和一双尽量像两侧分开的修长美腿。看到这一幕,萨尔心领神会,他没有多说什么,带着自己的同胞走向前去,帮那个浑浑噩噩的兽人解开了裤子。一根解脱束缚的阳具在他腿间无精打采的摇晃着,让人很担心以它目前的状态能否使它的主人获得“拯救”。不过,我们显然多虑了,当这根阳具末端的龟头触碰到吉安娜那温热湿滑的穴口时,繁殖的本能立即让它变得耀武扬威,顿时挺抢抬头。萨尔甚至还没来得及帮忙,那名兽人已经双手抓紧女子的腰部,肉茎对准女子两腿之间奋力一挺,长驱直入,一插到底。

  从下体阴道壁传来的极度扩张感和穴心的子宫口传来的极度压迫感让吉安娜知道,萨尔有些自大了。她身后的这个兽人的阳具,无论粗细还是长短都绝不亚于萨尔的,并且这个兽人可没有昨天萨尔那样的小心试探和循序渐进,他直接的开足马力狠抽猛插,带给吉安娜的冲击要远远大过之前的经历。也幸亏有了之前的经历,现在的吉安娜才能够堪堪承受住对方对自己下体的野蛮侵犯,她紧咬牙关,努力的调整着臀部上翘的角度,尽量削弱着粗大坚挺的肉茎对自己穴心的顶撞力度,一手扶着树干,一手捂着自己的嘴,竭力避免发出叫声——无论是源自痛苦还是源自欢愉。

  最终,当这名兽人在吉安娜的下身进行了上百次的抽插后,发出一阵低吼,将阳具一插到底,紧紧顶住吉安娜的子宫口不再抽出。同时,吉安娜感到死死抵住穴心的龟头尖端一股股的喷出了滚烫的液体,强劲有力的喷射轻易的击穿了子宫口,直接打到了子宫壁上,吉安娜的子宫内顿时被灌入兽人滚烫的浓精。由于喷射量太大,一些没来得及进入子宫的精液沿着阴茎与阴道壁的缝隙回溯,最终在被彻底撑成一个圆形的阴道口内流出。这是吉安娜的阴穴内第一次被射入精液,并且是一个兽人的精液。

  此时萨尔的注意力完全在这名兽人身上,毕竟,这种“解决方案”只是来自于书本,其真实性是有待商榷的。但他欣喜的发现,随着在少女身上持续不断的发泄,这名兽人的神态由之前的呆滞逐渐变得敏锐,眼神也由浑浊变得清明了,显然,吉安娜查到的方法奏效了。当这名兽人满脸疑惑地将自己已经变软的肉茎抽离吉安娜一片狼藉的下体,萨尔赶忙上前向他简短的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听完萨尔的解释,这名兽人单膝跪地,右手放于左胸,目光郑重的直视前方,向着吉安娜——准确点说,向着吉安娜被一番猛烈抽插已经四敞大开,并仍有浑浊的浓精在不断溢出的阴穴,表达着自己的敬意。随后,萨尔和这名兽人返回了城堡,在返回的过程中,这名兽人没有得到萨尔的任何帮助,独自翻过了城墙。

  就这样,当第五个兽人在吉安娜的身上得到“拯救”之后,天边微微泛起的亮色,提醒着他们今夜的“拯救行动”只能到此为止了。于是萨尔和这名被拯救者回到了敦霍尔德,而经过了一整夜猛烈抽插并被五次剧烈内射的吉安娜步履蹒跚的返回了南海镇旅店,她胀痛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里面灌满了兽人的精液。

  后一天的晚上,萨尔并没有带新的被拯救者前来,他与吉安娜计算了一下,按照目前的进度,要拯救敦霍尔德内关押的上百名兽人,需要的时间远远超出预期。并且,一个月期限只是最乐观的估计,没有人知道收容所被关闭的准确时间,如果敦霍尔德是最先被关闭的收容所,那他们剩下的时间可能远不到一个月了。到时候,对于这里没能被拯救的兽人,他们只能成为族群迈向自由的累赘。在得到相同的结论之后,两人提出的“解决方案”也惊人的一致,于是,萨尔背着吉安娜进入了敦霍尔德城堡。

  第二天一早,在与夜班守卫交接完毕后,早班守卫开始了对收容所的监控与巡视,并清点了人数,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于是,例行公事的巡逻开始了。守卫们巡逻的范围只限于在城堡的城墙上方,以便监视收容所内有否异动,但此时,兽人们那迟缓的动作和呆滞的目光丝毫不让人担心有什么事情发生。如果说今次和以往有什么不同,兽人们似乎走动的比平时稍微频繁了些,时不时有兽人来回进出屋棚,但这并没有让守卫们多加留意。

  如果此时有一名尽职的守卫不是只在城墙上巡逻,而是进入兽人们来往最为频繁的那间屋棚的话,他会发现在屋棚的一角摆着一个将近一人多高的木桶,上面盖着油腻的帆布。这本也没什么稀奇,但是这位尽职的守卫如果能在这间屋棚里多作停留,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绝对会让他惊掉下巴——当清点完人数,兽人们都回到各自的屋棚并将门关上之后,这间屋棚内的木桶上覆盖的帆布被掀开,露出中间的一个洞口。只见一对洁白的双足从洞内伸出,然后是曲线玲珑的小腿、健美修长的大腿,显然,木桶里是一个赤裸的人类女性。当她浑圆翘挺的臀部以及一部分纤腰也伸出洞口之后,这个人类女性便不再继续露出身体的其他部分,而是保持上半身在木桶内的状态。然后,她正面向下,身子前倾屁股上翘,两脚蹬着地面并将双腿向两侧大大的分开,向周围尽情展示着自己性感迷人的下半身。可惜的是,对兽人们来说,玲珑稚嫩的双足,健美修长的玉腿,以及浑圆翘挺的丰臀都毫无意义,他们唯一在乎的,是双腿间那已然湿润微分的嫣红肉穴,他们需要在这里尽情的抽插并发泄,以摆脱魔能对自己精神的负面影响。

  为了不引起异动,兽人们在已经恢复神智的同胞们的安排下,安静而有序的在桶中女人的身后轮流的释放着体内积攒多时的浓精,以及其中淤积的魔能。而那些走出屋棚的兽人,已经完成了释放并摆脱了魔能的控制,勇气与力量已经回到了他们身体里,尽管他们看上去仍然目光呆滞行动迟缓——这是萨尔的嘱咐,神智恢复正常后一定要表现的跟之前一样,这样才能在守卫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发动突袭。他们做的很好,守卫们没有看出任何破绽。

  而此时桶中的吉安娜则表现出了顽强的毅力和出色的身体素质,在兽人们阳具的轮番进出下,吉安娜下体的构造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她的子宫颈已经大幅度的上移,子宫位置远高于一般的人类女性,以便使自己的阴道有足够的深度;阴道壁也变得极富弹性,能够被大幅度的扩张,以便容纳兽人远胜于人类的粗大肉茎;原本单薄细嫩的阴唇变得肥厚肿胀,颜色也由粉红色变成了深褐色,能够适应更加剧烈,更大力度的摩擦与撞击。自此,吉安娜性器的结构和尺寸已经完全与兽人相匹配了,人类的短小阳具再也无法带给她任何快感。精神方面,意志坚强的她即便在这样特殊的时刻仍不忘记学习与思考,在逐渐适应了兽人们的轮流插干后,吉安娜给自己提出了一个挑战:能否只通过下身传来的感觉,分辨出进入自己身体的不同兽人。她最终成功了,通过自己敏感的阴道壁,她根据进入自己下体阴茎的粗细,长短,龟头的大小和形状,以及分布于棒身的筋脉和肉瘤的不同,区分开了每一根肉茎,并按照进入自己身体的先后顺序给它们编上了号。令吉安娜意外的是,有很多阴茎都不止一次的进入过自己的阴道,大多数进入了两次,而个别的甚至进入了三次。她不确定这是出于排净魔能的需要,还是仅仅为了多体验一下在自己身体里发泄的美妙感觉。吉安娜推测兽人们做这件事时一定是舒爽的,不然在那个特殊的晚上,那名人类士官长不会那么“迫切”的想进入自己的身体。

  就这样,吉安娜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在敦霍尔德住了下来,藏在无人知晓,但兽人们皆知的一间屋棚角落的木桶内,靠着井水以及兽人们匀出来的一些黑面包和黄油奶酪度日。当她恢复体力做好准备,并确定屋棚大门关严之后,就将光裸的下半身伸出木桶,摆出我们之前提到的姿势,接受着尚待“释放”的兽人们轮流的插干。对于她的外出不归,戴林将军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担心,毕竟,在吉安娜这个年纪,独立主见的她自己出游是常有的事。好在现在已经是和平时期,只要远离那些被关押的兽人,基本不会有什么危险,而再过些时日,这些危险也将被彻底消除。戴林将军打死也想不到,他的宝贝女儿此时正在附近的收容所里与兽人进行零距离——确切点说,是“负距离”的接触,而恰恰因为她女儿的所作所为,这个“危险”将持续的存在着,并危及到自己的生命。

  吉安娜和兽人们的“拯救行动”持续进行着,直到两周后的早晨,收容所的平静被打破了。一队人马来到了收容所,领头者华贵的衣饰代表了他不俗的身份。他递给了收容所的最高长官一份文件,看到文件的内容后,长官迅速集合了所有守卫,并当面宣读了文件的指示。听到了文件的内容后,守卫们各个喜逐颜开,在巡逻时甚至哼起了小曲儿。萨尔将这一切看在了眼底,并听到了守卫们的哼唱。他不知道曲子的内容,但从旋律上能够分辨这是一首表达战士思念家乡的歌曲。心情愉悦、思念家乡——很显然,这些看守马上就能回家了,而这也意味着,收容所将被立刻关闭,萨尔敏锐的思维让他一瞬间就得到了答案。得到这里将被立刻关闭的结论,萨尔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意外,他迅速地看了一眼“那间”屋棚,这里发生的事情正是他,以及这里所有兽人信心的来源:现在屋棚内只剩下几名还没有释放魔能的兽人了,最多再过半天,也就是今日午后,这里所有的兽人都将完成转变,从一个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变成所向披靡的勇猛战士,而最根本的改变并不在于力量的获得,而在于重新拥有了对自由的无限希望。萨尔不禁为这些哼着思乡小曲儿的守卫们感到一阵悲哀,他们中的很多人将无法返回自己的家乡了。

  最终,最后一名兽人在吉安娜身上完成了“释放”,这意味着,这里的兽人们做好了发起暴动的所有准备。暮色降临时,萨尔将已从浑身脱力中恢复过来的吉安娜用斗篷裹好,趁着守卫的空隙带出了敦霍尔德城堡,再次向她表达了最诚挚的谢意后,萨尔让吉安娜尽快离开城堡,以免被随后发生的事情殃及。当吉安娜披着斗篷走向城镇时,身后城堡方向传来了嘹亮的战吼和冲天的火光。她毫不怀疑,兽人们将轻易取得胜利。抛去其他兽人不提,单就一个萨尔已经能够对守卫们造成很大的麻烦,而在她的“辛勤努力”下,成功的将“麻烦”增加到了上百个。吉安娜有些同情那些守卫了,虽然她并不喜欢他们,况且其中的一位还差点强行夺走了自己的贞操,但她与他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这是必须做出的牺牲”,吉安娜自己总结道,早早的表现出一个卓越领导者所必须具备的思维方式。

  起初,守卫们还进行了一番抵抗,但收容所那微薄的军饷怎能跟奔向自由的决心相比,没过多久,守卫们阵线彻底崩溃,四散奔逃。在获得了敦霍尔德的控制权后,兽人们把这个象征着他们耻辱的地方一把火烧了个精光。他们做的很彻底,不但帮助联盟省去了收容所的日常开销,连保养费,修缮费也一并省去了。随后,这支部队以闪电般的速度在两日之内分别攻克了附近的奥特兰克收容所和洛克莫丹收容所,并救出了关押在内的所有兽人。同时,他们传出口风,自己的目的只在于营救兽人,如果联盟方积极的“配合”,会将杀伤降到最低。他们也是这么做的,除了迫不得已的反抗所造成的伤亡外,兽人们并未做出屠杀守卫的行径。而当他们攻克了关押着女性兽人的洛丹伦收容所之后,这支战斗力已经十分恐怖的部队实力又发生了一个大的飞跃,自那以后,他们已变得不可阻挡,连联盟的精锐正规军都得退避三舍。而其中原因,除了兽人们自己,恐怕只有吉安娜知道了。

  虽然联盟官方坚决表示要花大力气对这伙兽人进行清缴,但第二次兽人战争中兽人部队带来的阴影还仍然萦绕在人们心头,貌合神离的联盟各方势力都不愿轻易动用自己的主力部队,以免自己的实力遭到削弱,而这恰恰给了萨尔和他的同胞们宝贵的营救时间。让联盟感到高兴——或者说,感到松了一口气的是,在最后一个收容所也被解放后,这支不断壮大的兽人部队似乎突然消失了,整个东部王国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与此同时,结束“出游”的吉安娜收拾心情,开始了在达拉然的法师进修,显赫的身世和聪慧的头脑让她毫不费力的通过了初试,顺利的成为了一名法师学徒。当然,她对自己之前为期将近一个月的“出游”经历只字未提。

  不久后传来消息:萨尔和自己的族人穿越了无尽之海,来到了遥远的西方卡利姆多大陆。在帮助当地的原住民——由凯恩-血蹄酋长率领的牛头人部族击溃了残忍的半人马部族后,兽人与牛头人正式结盟,并在杜隆塔尔——这个萨尔以他英雄的父亲命名的褐红色土地上建立起了一个雄伟的要塞,并将之命名为奥格瑞玛,用以纪念第二次兽人战争部落的最高统帅——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后来,这座要塞成为了萨尔组建的新部落的象征,萨尔也众望所归的成为了新部落的大酋长。在英雄和传奇的背后,兽人们没有忘记,他们之所以能有今天,多亏了一名人类女性的无私奉献,遗憾的是,他们没有见过这个女子的相貌,也不知道她的名字,他们只能将自己所记得的东西——一个经过千万次抽插而肿胀扩张,无法闭合,周围遍布着狼藉的阴穴——画了下来,作为部落的象征,以表纪念。兽人们回忆的很仔细,他们最后在图案中间画下了一个略呈菱形的记号——那正是吉安娜被龟头无数次顶撞,已经微微扩张的子宫颈。

【完】[ 此帖被creazing在2019-12-01 08:43重新编辑 ]